盛世俏萌厨 第048章 后悔

2020-02-15 18:59:47 来源: 榆林信息港

盛世俏萌厨 第048章 后悔

就在陆天祈郁结他内心莫名出现的空白时,小月从马车上跳下来,跑到陆天祈跟前,激动地说道,“天祈哥,冬子醒了。”

“醒了!”陆天祈一下站起来,“我去看看。”

莫冬子醒了,莫叔他们终于可以放心,他也有重要的、关于莫瑶的事情要问冬子。

莫冬子究竟将莫瑶藏到了哪里。

“冬子哥,你瞧是谁来看你了。”小月爬上马车,撩开帷幔。

因为莫冬子只能躺卧,故陆天祈将一辆为宽敞的马车留给了莫家。

进到车厢里,莫冬子看到陆天祈一怔,憨厚的脸上现出一丝恨意,愤愤道,“你在这里做甚,瑶瑶说的对,你就是一只没有良心的白眼狼。”

“冬子,你疯了,胡乱说什么,还不快闭嘴。”莫婶紧张地呵斥。

伤刚恢复七八成,莫冬子一激动就扯到伤口,痛的呲牙咧嘴,即便如此,莫冬子仍瞪着陆天祈,“我没有胡说,爹娘,当你们被贼人抓走,小葫芦被贼人用刀架住时,他就在河对岸,他眼睁睁地看着你们身陷危险,却让侍卫不要管你们,他不是白眼狼谁是!”

莫冬子剧烈地咳嗽,刚刚愈合的伤口被挣开,渗出丝丝鲜红。

莫叔的手高起,就要重重拍在莫冬子脑袋上,却堪堪停住,哽咽道,“世子爷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没有世子爷,我们全家人都已死在贼人的刀下了,你才是喂不熟的白眼狼,不知感恩回报。”

陆天祈眼眸微阖,他当时确实看到莫叔一家被贼匪抓做人质,也确实让陈风先不要管莫家人,可当他快马到莫家屋子前,看到屋内空无一人,莫瑶不见踪影,熟悉的一切都被烧成灰烬时,就后悔了,再赶到桃花林,就见莫冬子倒在血泊中,还好其余人安然无恙……

只不想他同陈风说的话,被莫冬子听了去

陆天祈深深吸了口气,“对不起,我确实未时间去救你们,为此我向你们道歉,我很后悔,希望你们能原谅。”

陆天祈的坦诚令莫冬子意外,纵是心中还有怨气,也骂不出来了,再看到家人皆平平安安地守在他身边,情绪又缓和几分。

莫叔抹了抹泪,“世子爷,我们哪里担得起您的道歉,当时情况危急,您不救我们是对的,后来救我们,于我们而言是天大的恩德,我们感激还来不及,蠢儿不懂事,您莫怪他。”

“莫叔放心。”陆天祈望向莫冬子,淡淡地说道,“你伤势颇重,好生将养,大夫马上会过来。”

顿了顿,陆天祈正要开口询问莫瑶,莫冬子忽然抬起头,左左右右地看了又看,紧张地问道,“瑶瑶呢?”

陆天祈微微蹙眉,平缓的声音掩饰了他内心的轻颤,“我们没有找到莫瑶,贼匪烧村时,是不是你将莫瑶藏起,藏在了哪里?”

莫冬子一时愣怔,声音徒然变响,“没找到瑶瑶?瑶瑶是不是被贼匪抓走了,你们怎么不去救她!”

陆天祈不悦,“贼匪已悉数被捕,莫瑶没有落到贼匪手中,而且她应该没死,她消失不见无非两种可能,一是为躲避贼匪,当晚便逃出篱庄村,与你们走散,二是她知晓你们无恙,但故意不回来找你们。”

听到叶听瑶没死,莫冬子松口气,陆天祈眼神太过冷厉,莫冬子垂首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就是第二种可能了。

陆天祈嘴唇发白,莫瑶也听见了。

原来莫瑶在遇见危险时,一瞬间想到的是他,分明十分信任他……陆天祈双手收紧,在莫瑶需要他时,他令莫瑶失望了。

陆天祈转身下马车,“你藏莫瑶的位置,我后来有去寻过,箩筐被丢至一旁,莫瑶是自己离开的,你们不用再记挂她了。”

“不可能,瑶瑶失忆了,无家可归,你们不找,我去找,我要下马车。”陆天祈冷淡的嘴脸令莫冬子胸腔又腾起火来,他替莫瑶不值,莫瑶虽然常在嘴上损陆天祈,可莫冬子知道,莫瑶是打心眼里关心陆天祈的,不但时常宽慰鼓励他,而且每日的饭菜,几乎都是按照陆天祈的喜好烧煮……可现在呢,陆天祈有曾关心过瑶瑶的死活!

“呵,”陆天祈冷笑,“她是自己走的,怎会在乎你们是否寻她,还有,莫冬子,我们已经快到京城,难道你想走路回连州城。”

“你……”莫冬子不介意走路回去,可接受不了莫瑶是自己离开的事实,想到心里就难受的慌。

小月跟在旁吧嗒吧嗒地掉眼泪,“天祈哥,我们再也见不着瑶姐姐了吗?瑶姐姐为什么不要我们?天祈哥都答应瑶姐姐开酒楼了,如果瑶姐姐知道咱们在京城,还是会来寻的对么?”

小月一连串的发问令陆天祈心烦气躁,如果说之前陆天祈也认为莫瑶会因贪图酒楼而至京城寻他,那么现在,在他知晓那些话被莫瑶听去后,就明白莫瑶多半不会来了,因为莫瑶认定了他不可靠……

宁汉提了食盒回来,看到主子眺望远方发呆,以为自家主子是饿傻了,兴冲冲地跑上前,“主子,今儿有‘扣三丝’,原来莫瑶姑娘也做过的,主子不是很喜欢吗,快尝尝……”

“滚!”陆天祈猛地转头,瞪着宁汉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

宁汉吓的差点将食盒扔了,咽口唾沫,缩着身子灰溜溜地跑到陈风身后,“陈风哥,主子怎么跟吃了炮仗一样。”

“谁让你哪壶不开提哪壶。”陈风抢过宁汉手中食盒,也懒得解释,留宁汉一人在那抓耳挠腮满头雾水。

莫冬子伤口又裂开,陆天祈到附近村头寻了地歇息。

那些重要的公事,他早在连州城时就修了书信,命信使快马进京送呈皇上,而重犯和贡品,也在前日交给了出城一路向南接迎他们的骁骑卫,他无事一身轻,打算明日再慢慢入城。

酉时初刻,叶听瑶从窗户探出身子看夕阳,准备关窗做晚饭时,瞧见一群衙役呼啦啦地涌上街头巷尾,又开始贴告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