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越南女孩在中国遭卖三次身价从五万降至四千

2018-11-28 15:38:37

越南女孩在中国遭卖三次 身价从五万降至四千(图)

两年多过去了,六安市单王派出所的杨警官至今还记得那件事情。 2012年1月30日,一个20岁左右的小女孩小娟急匆匆地跑到派出所,可是她讲的话,民警压根听不懂,“好像是越南人”。民警赶紧找到当地一个越南女子和氏秋来当翻译,可让在场人大吃一惊的是,女孩子看到和氏秋,竟然眼瞪瞪得大大的,手指着她,大声嚷嚷着。“我们后来才搞清楚,女孩子就是被和氏秋骗到中国的”。

介绍工作引诱女孩

和小娟一起被和氏秋骗的,还有小玲和小云,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

2011年5月,三个女孩在越南河内的一家工厂做工时,认识了同在该厂做工的阿忠、阿孟(都是越南人)。很快,双方就熟悉起来了。慢慢地,阿忠和阿孟告诉3个女孩子,在工厂做工很辛苦,挣钱又不多,不如到还剑湖景区做营业员,能挣更多的钱。

时间一长,说的多了,3个女孩心动了。 7月8日,阿忠、阿孟将她们带到了河内车站。随即,阿忠和阿孟就在车站与和氏秋碰面了。

和氏秋今年40岁,多年前嫁到六安市。平常,她也会返回越南。不过,除了探亲,和氏秋还有另外的打算:从老家带几个女孩到中国来,赚点“红娘费”。

非法入境惨遭拐卖

2011年7月8日,在和氏秋的带领下,一行人先乘车抵达芒街,然后乘坐渡船通过中越境河非法进入了中国。途中,小娟等3个女孩子已经发现了异常,提出要回越南。不过,和氏秋谎称务工地点发生了变化,继续欺骗她们。

噩梦很快降临到了小娟等人的身上。

来到中国后,小娟她们感到害怕,提出返回越南的要求。此时,和氏秋露出了真面目,当即拒绝,并以言语恐吓她们。直到此时,女孩们才知道上当了,但已无力逃脱。

2011年7月11日,和氏秋带领三个女孩以及阿忠、阿孟,辗转来到六安市裕安区单王乡。然后,和氏秋以介绍婚姻为名,将三名女孩分别卖给他人。

报警女孩巧遇仇亾

2012年1月30日,小娟顺利逃出来,并误打误撞地来到了六安市裕安区单王乡,这里就是和氏秋的婆家。更让小娟没料到的是,警方找来的翻译人员竟然就是和氏秋。真是冤家路窄。看到被自己卖出去的小娟时,和氏秋吓得目瞪口呆了。

2012年3月6日,同被“丈夫”王某和高某带到上海打工的小玲和小云也趁机逃了出来,并在上海报了警。

2013年5月14日、5月23日,3个饱受苦难的女孩子被公安机关遣送回越南。

法院以拐卖妇女罪判处和氏秋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噩梦遭遇】患病女孩被卖3次

3个越南女孩中,小云的遭遇为坎坷。

当年,小云被拐骗到六安市后,随即就被和氏秋以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王某乙。由于小云患有肝病,几天后,王某乙又将小云退还给了和氏秋,并要回了价款。这个过程中,小云如同商品一般被摆弄。

之后的半年,小云一直被和氏秋安置在当地。不过,和氏秋并不甘心就此作罢,而是继续为她寻找“婆家”。直到2012年1月份,和氏秋又将小云卖给了当地居民陈某。这一次,和氏秋降低了门槛,要价3万元。不过,交易后不久,陈某也发现小云身体患病,于是再次将她送回给和氏秋,并讨回了3万元。

可是,和氏秋仍不罢休,紧接着又以4千元的价格将小云卖给了村民高某。后来,高某带着小云到上海打工。

【人贩借口】当“红娘”收介绍费

自己一手犯下的罪孽,在和氏秋看来,却不是犯罪。

落后,和氏秋狡辩称自己不是人贩子。她说,自己没有实施诱骗的行为,她为三名女子介绍婚姻都是自愿的,她虽然收取了介绍费用,但费用一部分是用于三名女子购买首饰等婚嫁用品,一部分用于三人的车费及生活费用。可事实上,和氏秋从获得的赃款中为三名被害人购买婚嫁用品花去费用约5万元,余款被她与阿忠、阿孟瓜分了。

【现实堪忧】跨国拐女竟成买卖

在周边国家与我国之间,不法分子搭建了一条条隐蔽的渠道,以找工作、旅游等种种借口,将越南女子拐骗到中国境内,层层加价,终以高价卖给单身汉。买卖“越南新娘”早已成为一些不法分子心目中的赚钱买卖。利辛县法院不久前审结的一起拐卖人口案件中,受害人就达到了7人。

更令人担忧的是,近年来,柬埔寨、缅甸等周边国家女性被贩卖入境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前不久,包头铁路警方历时近3个月,辗转晋冀鲁豫云5省,行程万余公里,破获一起特大跨国拐卖妇女案,斩断一条从缅甸向我国境内输送被拐妇女的通道,摧毁1个拐卖团伙,抓捕犯罪嫌疑人31人,解救被拐妇女14人(缅甸籍11人),涉案金额192.5万元。

手机捕鱼游戏代理
重庆夜总会
代写投标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