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放牛生涯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18:06 来源: 榆林信息港

学校半上课半劳动。柱子和兰儿上交学校的牛粪不够斤秤。兰儿发愁地说:“怎么办?山神庙那儿的牛粪捡光了,白羊坡也扫光了,等着牛归圈屙屎也不是一个办法。”  “咱们到秃子岩捡捡看,连榆村的人常去那儿放牛,可能会捡到一些牛粪。”柱子说。  兰儿犹豫了。清水源是银涧村的另一个粮食基地,紧傍澜沧江,侧倚秃子岩。从清水源爬到秃子岩那段路,峭壁林立,青光石缝隙树木稀稀落落,宛如秃子所剩无几的头发。江水冲撞岩壁,发出震耳欲聋的“哄哗,哄哗”声,水流湍急,一圈连一圈的漩涡让人头晕目眩,胆颤心惊。  “咱们从清水源往下寻牛粪直到澜沧江边,一路上可以采摘香香菜,还有你爱吃的酸杆杆、鱼腥草,说不定我还可以在芦苇滩里给你抓一只水鸭子来。”柱子极力怂恿。  兰儿同意了。  清水源是银涧村远的稻田地,一层一层梯田从梨园往澜沧江边延伸。清水源与秃子岩相接处有一片芦苇滩,一股清冽甘甜的水从高坎处的芦苇中流出,肥嫩的鱼腥草藏在苇滩里,柱子和兰儿常去那儿找鱼腥草。有时他们会抓到几只水鸟,捧回一些水鸟蛋,捉回几只田鸡,运气好的时候还会捉着一两只水鸭子。  每年刚收割完稻谷,兰儿就会拉上柱子,飞也似地赶到清水源,将大人们刚扬过的秕谷堆再迎风扬一次,总能扬出一些半饱的谷子,运气好时,可扬出半升。给秕谷扬过风后,她将一块塑料布铺在稻茬上,拿一枝小木棍,“穿,穿穿穿”,将稻杆上未打净的稻子打下来,因离村近的地方大人小孩都这么做,人多粥少,兰儿就专挑较远的清水源,待人们发觉赶到清水源时,他俩已将一切料理完了。  大人们都惊叹兰儿鬼灵精,连柱子也叹服不已……  沿芦苇滩往上走,有一条肠子般的小路经秃子岩通向连榆村的包谷地。他们没有捡到牛粪,却意外地采到了半蓝快要熟透的野樱桃。  “明天正好轮到咱俩放牧学校的牛,咱们把牛赶到白羊坡山脚下,那儿草肥,也不必担心牛吃庄稼,再沿玉龙河捡捡看,可能会捡到牛粪的,即使捡不到也没关系,咱们把学校的牛先赶回自家的牛圈里,等牛屙了屎再赶回学校也不迟啊。”柱子安慰兰儿说。  兰儿因意外地摘到了樱桃高兴万分,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天,他们将学校的六头牛赶过了玉龙河,让牛在白羊坡山脚吃草,就到处找牛粪了。好不容易找到满满一篓粪,兰儿对柱子说:“玉龙河水这几天涨了许多,我们将牛赶回小考搬算了,让牛沿小考搬往山神庙方向吃草,好么?”  柱子看了看低头只顾吃草的牛群,不忍心,他知道小考搬到山神庙连草茬儿也被牛啃光了,往那儿赶牛,无疑是放牛人消磨时间的一种办法,便对兰儿说:“没事的,我们先将牛粪背回家,再来赶牛好了。”  过玉龙河时,兰儿感觉玉龙河的水又涨了一些,天边涌起了乌云,就果断地对柱子说:“将牛赶回去,万一河水涨了就难办了。”  柱子笑了:“你今天怎么这样罗嗦?即使水涨了,有我在,怕什么。”  柱子虽比兰儿大不了几个月,但做事一向有主见,况且水性好,估计不会有事。兰儿忧虑地看了看天,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想再说些什么,却习惯性地顺从了柱子。  他们刚到银涧村,暴雨紧接着砸下来。好不容易等雨停,俩人急匆匆地往玉龙河边赶。玉龙河暴涨了,将河床涨平,但见六头牛散在白羊坡脚下,有的安静地吃草,有的在相互摩娑,有的卧在草地上反刍,他们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该死!上游下大雨了。”柱子说。他将褂子、长裤、鞋子脱了下来,一古脑地交到兰儿手里,果断地说:“你在岸边等我,我去将牛群赶回来。”  “我和你一起去。”兰儿毫不犹豫地脱起鞋来。  “不行!水涨得厉害,你的水性没有我好,跟着去危险。”柱子阻止,边说边下河,三两下就游到对岸,将肚子吃得滚圆的牛赶拢。一头接一头,牛群在浅水处下了水,他也拉住一头大牯牛的尾巴下了水。  一头小牛偏离了牛群,眼看被漩涡卷走,柱子急得松开了大牯牛的尾巴,横游过去将小牛往大牯牛身边推。他的脚被河水裹挟的一块石头割了一下,惊愣间,他被裹进了漩涡,往澜沧江冲去。  兰儿见状大惊,将手中抱着的衣鞋往高坎上一丢,顾不上招呼上岸的牛群,顺玉龙河往澜沧江追。柱子被急流裹着,三转两转,冲入澜沧江不见了。  “天啊!”兰儿只觉眼前一黑,差点跌倒。她跌跌撞撞地跑着、喊着,泪水和着滂沱大雨……  芦苇划破了她的脸,她浑然不知。不知什么时候,她手中多了一根竹杆,她顺江找柱子,希望能用手中的竹杆将柱子拉回来。世界毁灭了,她只知道柱子被可恶的澜沧江吞吃了,她要救他。  “柱子!柱子——”她哑声叫。  “我在这儿呢,兰儿!”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回应。  恍惚中的她机械地应着,失望中想随他而去。  “我在这儿,兰儿!”声音又大了些。这回她听清了,以为做梦,狠劲地咬了咬嘴唇,痛得她咧了咧嘴,这才清醒了许多,忙用劲沙哑地喊:“柱子!”  “哎——”他的回应声从不远处的芦苇荡传来。  她扑了过去,只见柱子紧紧抓住一把苇草在江水中喘气,颤危危的苇草似乎要断了。  她忙将竹杆递过去,柱子抓住竹杆。她用力往后拉,终于将柱子拉到岸上。她迅速脱下身上半干摞了补丁的花衬衫裹住牙关打颤的柱子,一把抱住他哭了起来。    (霞衣长篇小说《枣红》片段)   共 21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生殖器结核病症的相关原因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常见病因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