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济南匡山61户民房被市政工程震裂村民未获

2018-01-11 16:03:17

济南匡山61户民房被市政工程震裂 村民未获补偿

原标题:谁动了我们的补偿款

虽然现在已是春意盎然,但济南市槐荫区匡山街道匡山村村民王零(化名)没有心情享受春色,而是每天蹲守在一处大工地上,为自家的房子讨说法。

因为市里的大工程紧挨着我家,房子开裂了,10多间房子都有裂缝,成了危房,现在我们是有家不能回。王零愤怒地说,最可气的是,房子已经裂了半年多,我们四处上访讨说法,但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补偿。

今年春节,王零一家是在出租房中度过的。在匡山村,有260多口人像王零一样,有家不能回。

市政工程震裂村民房屋

王零所说的市里的大工程,是济南市二环西路匡山立交桥工程。报道显示,济南市二环西路高架路工程总投资20.03亿元,匡山立交桥是这项大工程的一部分。2012年10月,匡山立交桥开始施工,并在紧挨着匡山村南井街的位置挖下了18米深的大坑,用于铺设综合管线。

王零介绍说,刚开始施工时,村民并不在意。因为是修路的市政工程,大伙儿认为是好事,应该支持,但随着大坑越挖越深,村民发现自家房屋出现了裂缝,他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4月16日,来到匡山村南井街,走访了紧挨着施工现场的10多户村民。每家的房屋几乎都会看到裂缝,有的裂缝从屋顶一直延续到地面,大的裂缝甚至可以伸进去一个拳头。

走访中,匡山小学的一名学生看见用相机拍房屋裂缝,他就建议:你去拍拍我们的学校吧,那里的房屋也出现裂缝了。

王零说,自打房屋开裂后,她最怕遇到雨雪天,一下雪,屋里都能飘进雪花,我家里有孩子,我怕出事,春节前赶紧搬出来租房住了。

匡山村南井街的房屋为何会开裂?村民告诉,匡山立交桥施工方挖了18米深的大坑,因为要大量往外排水,引发了大坑周围地面沉降,导致房屋被震裂。据村民统计,因工程施工引发房屋开裂的家庭共有61户、260多名村民。由于担心出现危险,超过半数家庭无奈地选择了在外租房。

2012年12月,眼看着墙上的裂缝越来越大,匡山村村民开始四处讨说法,要求方对房屋损失进行赔偿。他们先后去了施工方、济南市二环西路道路及环境建设指挥部以及匡山街道、槐荫区政府、济南市政府等处上访反映问题,但迟迟得不到解决。

受损户名单与补偿协议都未公示

无奈之下,村民一边阻工,一边上访。今年3月19日,他们从匡山立交桥项目主管单位济南市市政公用事业局工作人员处获悉了一个让他们颇为吃惊的消息:匡山村委会早已将房屋受损家庭列表上报市政府,并且已领到政府下拨的100万元补偿款。

接下来,受损村民把焦点对准了村委会。他们质问村委会,既然已经收到了补偿款,村民为何不知情?补偿款为何迟迟不予发放?

受损村更让他们疑窦丛生。

这份文件名为《关于因二环西路匡山立交桥工程施工造成村民房屋裂缝问题的处理请示》,落款日期为2013年1月21日。文件中写道:自去年10月份以来,因二环西路工程东侧管道施工降水,我村西南边匡山立交紧挨施工地段的115户村民多次反映房屋又一次出现裂缝

济南匡山61户民房被市政工程震裂村民未获

,有的已成危房,继续居住非常危险,他们多次集体向各级有关部门反映,期盼早日解决,现已成为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对此,受损村民质疑,明明是61户受损,村委会为何向上申报115户?

现在向上报的户数又多了3户,已经是118户了。我们要求村委会公示受损户名单,但他们就是不公示。据我们了解,这些多报的受损户,大多是村委会领导的关系户,所以他们不敢公示。我们怀疑当中存在虚报冒领的情况。王零说。

面对质疑,匡山村党委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王万喜回应说,一开始我们没有经验,房屋有裂缝的人家找,不裂的人家也找,只要村民报名,我们都登记了,所以向上申报的户数比较多。但最后要根据鉴定结果来补偿,鉴定之前,受损户名单不便公示。

然而,村民并不认可这个回应。之前村西头的修路补偿款发放得就很乱,有些人没有损失,但因为和领导关系好,也领到了补偿款。在工地蹲守的一名村民告诉。

不仅受损户名单不公示,村委会与政府签订的补偿协议也没有公示。政府到底补偿了多少钱?这笔钱现在何处?为何迟迟不发放给受损户?房屋受损情况没有进行评估鉴定,政府补偿的依据是什么?这笔补偿款到底涉及多少家庭,每个家庭应该分得多少钱?各户受损情况不同,应该如何制定补偿标准?

没有人回答受损户提出的这些问题。

鉴于村委会在此事中的表现,他们不再信任村委会。他们请求上级政府抛开匡山村委会,直接和受损村民谈判签协议。

村民在相关材料中写道:受损房屋是我们的私有财产,受国家法律保护。这不是集体资产,所以和村委会没有关系。匡山村委会不真心为我们百姓办事,我们不相信这样的村委会。

村民要求有关部门对房屋受损情况进行鉴定,鉴定损失多少,我们就要多少。

起初,匡山村委会答应替受损户垫付鉴定费用,但后来不了了之,至今也没有鉴定。

王万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4月18日上午刚刚与鉴定机构签了协议,马上就要展开鉴定工作了。

然而,村民已经不再信任村委会请来的鉴定机构,之前也有人过来鉴定,但他们就是随便看看,走个过场,村两委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村两委丧失信任,致使问题复杂化

事实上,匡山村村民对村两委的不信任由来已久。

匡山村位于济南城区西北角,是一个拥有5000多名村民的大村。近年来,借助紧挨城区的优势,匡山村目前已发展成为集产、供、销、科、工、贸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涉及房地产开发、汽车销售、钢材营销、酒店服务等多种行业。公开报道显示,2012年,匡山村集体资产达16亿元。

在管理上,匡山村实行村企合一的体制。匡山村现任党委书记王万喜兼任村委会主任,同时兼任匡山产业集团董事长。

走访中了解到,自2004年当选匡山村委会主任以来,王万喜一直主导着匡山村的发展,并当选为济南市人大代表。随着权力的巩固与扩大,他在匡山村也引起了颇多的非议。

非议主要集中在村集体经济事务方面。多位村民称,自2006年以来,因为涉及小清河、快速公交路、西外环路等工程占地,匡山村累计获取上述工程征地补偿款7800多万元。但时至今日,村民没有分得任何征地补偿款,怨声四起。

面对村民的非议,王万喜以及匡山村两委通过《匡山简报》回应称,我村将政府涉村征地补偿款用于企业发展,从长远上解决村民就业需求。

对于这种回答,很多村民不以为然,这么笼统的回答,能有啥说服力?再说,这么大笔款项的支出,没有经过村民会议表决通过,那能说花就花了?

我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第7款规定,征地补偿款的使用和分配方案须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调查了解到,匡山村已有超过半数的选民联名要求分配征地补偿款,但这种联名要求没有得到回应。

4月18日,王万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关于7800多万元补偿款的具体使用,之所以没有按照规范召开村民大会,是因为匡山村人口众多,组织会议难度比较大。

面对村民对村委账目的怀疑,王万喜表示,我们的村务公开做得很及时,账目都贴在公告栏上,村里还有监督委员会。

然而,村民对此似乎并不满意。他们公开的都是粗略数字,没有明细,老百姓根本看不懂。至于监督委员会,压根儿就是一个摆设,没起到真正的监督作用。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

由于缺乏信任,房屋受损的村民已不愿意与村委会接触。这几天,王零依然每天在工地蹲守。听说最近有人要强制把我们赶出工地,我们得坚守住,不然的话,补偿就更难要,那就真的无家可归了。王零说。

关于匡山村村民反映的未领到房屋损失补偿款及征地款问题,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本报济南4月18日电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阜新治疗牛皮癣的研究院哪家好
北京吸脂减肥哪家好
脑电图异常就是癫痫
那种增高产品好
建阳最好的整形美容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