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少年第28章套话

2020-01-24 15:30:51 来源: 榆林信息港

妖孽少年 第28章 套话

监护人被关在监狱里,应当在教育子女的时候,自己却接受着管教。爸爸对儿子说:你要好好学习,几乎不用走心。不过在文心武这,这话也说的胆战心惊,生怕儿子回一句,你在里面要好好改造,接着就无言以对了。

其实有什么可改造的呢?文心武本就不是坏人,只不过是头脑一热罢了。倒是在监狱里,形形色色的人渣接触了不少,相比之前一老本实的高级教师,现在反而学的更坏了些。

人的适应能力是极强的,五年时间,即便是在监中,该适应的也都适应了。说话前喊报告,听到哨声抱头蹲下,铁窗外的天空也未必那么蓝,既然出不去,那就不用多想。不适应的,就是尴尬的父子关系,儿子那幽怨的眼神,让他有点紧张。

有一个杀人犯的爸爸,总不是件光彩的事。

餐盒一样样的拿出来,摆在桌子上,溜肉段,孜然羊肉,切片的肘子还带了一小包蒜泥和酱油。平时小成来探监,也会带些好吃的,不过一只烧鸡就了不起了,今天光肉菜就买了三样。家里什么条件,文心武当然清楚,抬眼看儿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有好事?

“卡里又给你存了300块钱,想吃什么买点,贵就贵吧,别太亏待自己。”奶奶给了小成200,这里有100是小成的私房钱。

“不用给我存钱,上次卡里存的200还剩一百多呢。”文心武道。

六十多的老娘拉扯着孩子,靠走街串巷卖糖葫芦糊口,这钱烫手啊!卡里存的钱,除了买了点牙膏肥皂之类的必需品以外,几乎没动。天天菜汤拌米饭,看着超市里的啤酒烧鸡谁都馋,可是文心武就连一包方便面都没买过。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的减刑裁定下来了,减刑10个月!”

这是老爹第二次减刑了,上次也是十个月,那份判决书小成也见过,“本院认为,罪犯文心武在服刑期间,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符合减刑条件。由于其未按判决履行民事赔偿,故应在减刑幅度上限范围内少减二个月……”

20年,一共减刑20个月,其实已经很难做到更好了,除非能够把那几十万的民事赔偿补上。

小成陪着父亲,动了几筷子,基本上就是看着。文心武狼吞虎咽,说是和家人共进午餐,其实就是变相让犯人吃点好的,每个月有点盼头,日子好过一些。餐厅里这一幕早就是常态,即便犯人不穿囚服也能分得清楚,狼吞虎咽的那位肯定是犯人,家属都几乎不动筷子。

“爸,张培越、邱辉、吕奇、丁丝娜,他们都和我一个学校的,这事我以前和你说过吗?”

文心武一愣,以前儿子来,很少提及学校里的事情,自己进来的时候,孩子还是小学生,这转眼间就要初三了。

“他们是谁?”

“张培越,你砍死的那个张维海就是他亲叔叔,其余几个不用说了吧,邱、吕、丁,看他们姓什么你应该就能猜到了,都是伤者家属。”

文心武的筷子停在了半空,死者家属和自己孩子一个学校,这意味着什么?

“自从上初中以来,我每个礼拜都会挨打,他们打着杀父之仇的旗号揍我,揍得无比正义。”小成说话并没有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听起来反而感觉有一种令人心悸的麻木感。

“上礼拜,奶奶给我买了个新书包,我之前那个书包用了四年了,还是小学三年级买的,上面还有个米老鼠图案,新书包刚背了一天,就被他们抢走,他们揍了我一顿,还在书包上撒尿……”

文心武的手哆嗦了起来。

“以前,我总是恨你,恨你为什么是个杀人犯,恨你欠下的债,要让我和奶奶去偿还!现在,我多多少少的理解了,有时候,可以做的选择并不多,杀人或者被杀,只有这两个。”

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说出这种话,让人不寒而栗!

“小成,别冲动,千万别做傻事!”

“我还能怎么样呢?”文小成惨然一笑,“被人揪着头发,按在地上,奶奶省吃俭用给我买的新书包,就在头顶不足一米的地方,书本纸笔散落一地,然后几个人就在上面撒尿,你让我怎么办?洗洗晒干了继续用?还是让我奶奶早出去一会,晚回来一会,多卖点糖葫芦,再给我买一个?”

“儿子!儿子!你听我讲,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千万别学我!他们不是欺负你吗?你去告老师!”

文小成白眼一翻,“你杀人之前也告过,有用吗?”

文心武沉默了,手按在儿子的肩膀上,咬着嘴唇,犹豫再三,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小声道:“小成,你记一个地址:县红十字医院那,枫叶路89号,出去后,你到这里找一个叫泰虎的人,是个疤脸,样子很凶,两个月前出去的,他是县城这一片有号的人物,你这点事情,他一句话就给你办了!不过孩子,记住,他欠我一个人情,你也只用他这一次,以后别和他往来打交道!千万记住!”

文小成笑了,戏演了这么久,就是要这个人脉!监狱里蹲了五年,都蹲成了号子里的元老,手里不可能不掌握点黑道的人际关系,有人曾戏称进监狱相当于深造,其实未尝没有道理。文心武在监狱里不敢说混的风生水起,不过人缘的确不错。

一个杀人犯的儿子,也不是没有一点资源可以用。

“你笑什么?”文心武提心吊胆的,看儿子笑的这么灿烂,实在摸不着头脑。

“爸,实话和你说了吧,他们欺负我的事情是有的,不过没那么夸张,我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要你这层人脉,其实事情我自己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

“差不多都解决了,不过为了保险,需要有一张底牌才行。”文小成简单把这两天的事情介绍了一下,这里主要是自己的应对,如何打了张培越,然后又约战打定点,另一方面挑衅街头的骗子团伙,让两伙人狗咬狗……而自己脑子的变化以及偶然认识那个“老朋友”戴教授,他则选择了略过。

文心武听儿子介绍完,表情有点苦涩。

“儿子,既然已经处理到这种程度,那就不要去找泰虎,我……我不希望你和那种人接触。”

文小成心中暗笑,杀人犯的儿子,交朋友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为什么?”

“他……不是好人。”

“你是吗?”

儿子一句话,把当爹的问哑火了。

“在很多人眼里,犯人都不是好人,更何况您老人家是犯人里级别的杀人犯!”

这个社会里,当好人是要爱欺负的,文小成无奈地想。

——————

发之前又看了一遍,觉得自己写的真好,这不是错觉吧?

南京肛泰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上海市浦东新区光明中医院预约挂号
癫痫病的急救方法
山西治疗宫颈炎费用
南通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