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手机打车成功率降至38左右7z

2019-06-15 03:07:28 来源: 榆林信息港

随着打车软件的普及 的哥挑客、拒载等问题增多 业内专家建议

“几天前,我妈和我说她在路上打出租车,很久没有车停下来。她说她们这个年龄的人不会用打车软件,不仅不能享受到‘竞争红利优惠’,连起码的打车服务也没有了。”日前,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在络上的感慨让人深思。事实上,伴随着使用打车软件的市民越来越多,打车软件带来的种种问题也日趋明显,的哥“挑客”、“拒载”和开车期间操作等不安全行为更是层出不穷。打车软件究竟该不该管?上周五,在深圳市交管部门召开的打车软件座谈会上,与会人员普遍认同,打车软件利大于弊,需要做的是如何规避弊端,让其更好地为市民服务。

对于政府对打车软件的监管,深圳市客运交通管理局副局长俞力表示,深圳目前电召平台向各企业统一开放接口,接纳和包容各类电召方式,同时,让乘客自行选择电召方式,保持良性竞争,并将建立乘客-电召方式-出租车车载终端的闭环管理模式。

文/蒋偲

现状: 打车的成功率降到了38%左右

从两家的打车软件运营商处了解到,目前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在深圳的用户数分别达到300万和200万左右。而近两月的订单总量,快的有超30万单,而嘀嘀也有超10万单。此外,深圳官方推出的叫车软件“交通在手”目前的软件下载量达到35万次左右,近两月叫车订单为6000笔左右。

采访的多位市民和出租车司机发现,对打车软件的好感,大家一开始是因为方便了打车,而现在更多是因为补贴。深圳客运交通管理局透露,目前深圳用打车的成功率降到了38%左右,“以前成功率要高很多,但现在随着用户增加,叫车的成功率明显降低,而深圳统一电召平台通过订车的成功率则在61%左右”。

伴随着打车软件使用者的增加,随之而来的弊端也愈加明显,其中主要的就是的哥“挑客”、“拒载”和开车期间操作等不安全行为。此外,打车软件在白领阶层的迅速普及,也让那些不习惯使用软件的人群更难招手打到车。

上周五,在科技园片区采访了多位市民,他们告诉,以前还能打到,而现在早晚高峰很难在路边拦到出租车,“偶尔碰到空车都说是已经通过软件接了订单,即便自己通过软件去叫车,去福田、罗湖就很多的哥会接单,而去西丽、宝安等方向的就很难叫到车”,这名白领抱怨道。了解到,打车软件的应用确实让司机预先知道乘客的目的地,从而可以有选择地接客,进而导致“挑客”。

政府:将建乘客-电召-车载终端闭环管理模式

在本次座谈会上,业内专家、出租车企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都发表了对打车软件今后发展的看法。

深圳康达尔集团运输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国田表示,出租车行业现在还属于政府强力监管的行业,因此不是真正的市场化。

而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交通运输综合研究中心副教授王雪则认为,政府目前已经推出了自己的官方软件,这时政府要做的不是监管,而是提供更好的服务。她认为,打车软件弥补的是未完全满足的打车需求,虽然目前竞争趋于“白热化”导致一些乱象,但是市场反馈是企业创新的动力,相信各软件企业很快就会优化软件,解决让司机和乘客可以双选,而不是单方面挑客等问题,而政府需要的就是静待市场的充分竞争,待竞争完成后再出台标准和规范。

深圳市客运交通管理局副局长俞力表示,深圳电召平台将采用公平、开放、择优、监管的思路,制定技术标准,向各企业统一开放接口,接纳和包容各类电召方式,开放共享全市1.6万辆出租车数据,不影响软件商商业模式和科技创新,同时,让乘客自行选择电召方式,保持良性竞争,并将建立乘客-电召方式-出租车车载终端的闭环管理模式,让其纳入主管部门监管。

热点讨论:

打车软件高补贴能否持续?

是否停止返利还要看后续市场情况

通过高额的补贴让打车软件在深圳的用户量迅速增加。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这种高额补贴能否持续?如果补贴停止了,市民和的士司机是否还会用打车软件?

“目前还没有停止返利的具体时间表,要根据市场后续的情况做决定”,嘀嘀打车软件深圳城市经理潘登说,而快的打车相关负责人肖双生的回应也大致如此。但双方均表示,之所以“返利”是为了让人们迅速关注打车软件,并体验它的高效便利,终还是要回归到用户体验中去。

对于“返利”取消后,市民是否会继续使用打车软件,昨日随机对20个市民进行采访,13位市民表示,若取消,他们更愿意选择街头召的,只有遇到难打的时才启用打车软件。

深圳市律师行业协会副会长潘翔表示,腾讯、阿里巴巴作为嘀嘀和快的背后的资金支持者,坚持“返利”是为了争抢第三方支付平台,尤其是移动支付平台市场。一旦他们成功垄断了市场,市场的游戏规则就由他说了算。到头来,可能真正受害的还是消费者。

打车软件何去何从?

将打车软件纳入统一的电召平台管理

在座谈会上,不少在座的专家、人大代表都认为打车软件首先要解决的是,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规避目前已经产生的种种问题。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表示,政府的是保证竞争的公平性和保障乘客的利益,而手段就是要建立黑名单制,建立退出机制。

而部分专家建议将打车软件纳入统一的电召平台管理,且取消司机接单客户端。深圳大学中国交通经济研究所所长韩彪表示,未来深圳可以学习欧洲一些城市的做法,不断丰富出租车的产品。比如提供三种出租车,一种是“巡游”拉客,一种通过或者上预约,一种则运用打车软件等方式实现及时打的。

出租车行业协会会长杨卓称,实际上打车软件还是出租车“电召”的一种方式。政府有必要将打车软件纳入统一的电召平台,加大电召平台的投入、建设、产品升级,不断应市场需求提供新产品,更好地服务市民。在发达国家,电召出租车的份额占到70%左右。政府还需考虑投入新的出租车资源包括专用的电召出租车,满足市场不断需求。

如何利用微信做营销
怎么在微信上卖东西
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本文标签: